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咨询 >

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全科医生?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18 00:59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天,麦田在查找关于全科医生的文章的时候,看到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

有人可能会问,麦田为什么会经常看这类关于全科医生的文章?因为麦田自己就是一名全科医学专业的学生(准确地说是中医全科医学定向生),所以会格外关注全科医学的发展。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封面人物|“全科可以看85%的疾病”港大深圳医院与复旦中山医院:全科医疗的两种实践》。这篇文章对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全科医疗模式进行了一个较为详细的介绍。如果要阅读这篇文章的读者可以自行搜索,这里不再赘述。

我们先来看看现在国内大多数的基层全科医生是怎么样的。我们现在的国内大多数的基层全科医生其实更像是公卫医生,每天需要填写大量的表格(如健康档案等),忙于繁重的公卫任务,临床医疗的工作反而更少。同时,国内基层全科医生的整体实力偏弱,大多数的居民对于全科医生的信任度明显不足,导致基层全科医生的病人数量稀少,大多数卫生院的全科门诊门可罗雀。全科医生即使在病人较多的基层卫生机构进行临床医疗工作时,其工作思路也更加像专科医生,以疾病为中心,而非以人为中心。

而在这篇《封面人物|“全科可以看85%的疾病”港大深圳医院与复旦中山医院:全科医疗的两种实践》的文章里,港大深圳医院的全科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关系更像朋友一般。患者在与医生进行交流时,医生给患者的感觉非常亲切,全科医生不仅关注患者患病的生理因素,同时还关注患者的心理,注重患者患病的感受。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以下简称中山医院)全科主任潘志刚说,“我们了解一个什么样的人生了病,比了解一个人生了什么病更重要。这是全科的理念。”

传统的问诊模式是采集病史、物理检查、作出诊断、疾病诊疗。医生以疾病为中心、解决“问题”为导向,快速而有效率。这也是大多数医学生在医学院校所接受的训练。这是一种专科诊疗的思维,这种方式往往缺乏人情味,医患间缺乏沟通,容易忽略病人的感受。结果往往是,疾病诊断清楚了,治疗药也开对了,病人不一定满意。

而全科医生遵循的RICE问诊,使得医生可以更深入地了解疾病对患者生活的影响。每个患者对同一症状或疾病有着完全不同的想法和观念,因而也会有完全不同的处理方式。R是reason(原因),即病人为什么来。I是idea(想法),就是你怎么看,你觉得自己是什么问题?C是concern(担忧),病人担心什么问题。E就是expectation,病人期望医生为他做什么?在温州医科大学的全科专业中设置了医患沟通的课程,学校也开始重视全科思维的培养,这是一个好的方向。

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在该文的报道中某位医生指出:大医院宁愿要专科的博士生,也不要全科的硕士生。一提到学科发展,都说要做科研,全科不容易出成果;而在社区这头,(上头)还要交给全科过多的公共卫生任务。

在国家大力发展全科医学的背景下,全科医生的概念在大众的生活中出现的越来越多。在北京等大城市,患者对全科还算有所了解。但在小地方,不只医院缺少全科医生,很多人都不知道全科能干啥。在报道中,某医生承认业内最优秀的人都愿意搞外科。其次就是内科,一些交叉学科。“全科医生的使用端是个关键问题,不应该是放在大医院的全科。但目前基层医生,普遍的能力还相对薄弱,基层的教学能力也弱。应该有好的老师带他,越来越规范。所以大医院全科还是起一个培训医生、输送医生的作用,这是他的使命。”